萬法唯心 – Impermanence

生死事大

August 8, 2008 7:58 pm

死:學道之人,念念不忘此字,則道業自成。
生:若生西方,庶可與佛光壽同一無量無邊矣!

參閱《印光大師全集‧冊五》

淨宗祖師印光大師》 – 在印光大師的思想中有很濃厚的厭離娑婆、欣求極樂的淨土理念。嘗喻言:願離娑婆,如囚徒之欲出車獄,絕無繫戀之心;願生西方,如過客之思歸故鄉,豈有因循之念。大師於自房內書一死字作為座右銘並注題記曰:學道之人,念念不忘此字,則道業自成矣!時時以無常迅速,生死事大為念,可見其求生淨土之深心,確實非同常人。

印光大師說:「無奇特奧妙法則,但將一個死字,貼到額顱上,挂到眉毛上。」參閱《印光大師全集‧冊一》

古德說:「人心不死,道心不生;心還不死,焉得一心?」

印公閉關處佛堂供奉著西方三聖,二只書櫥中存放著印公生前閱讀過的部分經書。一張方桌正面墻上掛著一幅印公親書(複製品)「死」字條幅,細看注釋,「死,學道之人念念不忘此字,則道業自成」,印公將世人最忌諱的「死」字置之當頭,可謂驚世駭俗,然而對早已悟徹生死的大師來說,它恰恰揭示出人生的迷茫,亟需棒喝,時時警愓,只有了徹生死,才能獲大自在,聯想到大師皈依弟子十萬,且其中不乏政要巨賈,而印公生前一向生活簡樸清貧,直至弟子檢索遺物時僅三枚郵票而已的情景,一種偉大人格使他贏得當時及後人的崇敬也就不奇怪了。出於對印光大師的無限崇敬,我們邀請弘法法師一起在印公關房前合影留念。參觀完佛博館,透過一件件法器、法物、佛教文物;一幅幅珍貴的照片,一本本佛典經藏,它們猶如一幅歷史長卷,折射出吳中歷代高僧大德為弘揚佛法鍥而不捨的堅勒跋涉。

虛雲和尚開示錄 – 師示眾:痛論生死事大,無常迅速,一失人身,萬劫難復,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生度此身之旨。言之痛切,聞者悚然。

「是日已過,命亦隨減,如少魚水,斯有何樂?大眾,
當勤精進,如救頭然,但念無常,慎勿放逸!」

蓮池大師開示

March 8, 2008 7:22 pm

※生死事大。

※吾但知念佛,無他術也。

※龍樹於龍宮誦出華嚴,而願生極樂。普賢為華嚴長子,而願生極樂。文殊與普賢同佐遮那,號華嚴三聖,而願生極樂。咸有明據,皎如日星。

※若夫聰明才辯,妄談般若,喫得肉已飽,來尋僧說禪者,魔也。愚貴安愚,吾誠自揣矣。寧為老齋公老齋婆,勿為老魔民老魔女也。

※大眾老實念佛,毋捏怪,毋壞我規矩。

※雜念是病,念佛是藥,念佛正治雜念,而不能治者,因念佛不親切也。雜念起時,即用心加工念,字字句句,精一不二,雜念自息矣。

※萬念紛飛之際,正是做工夫時節,旋收旋散,旋散旋收,久後工夫純熟,自然妄念不起。

※夫學佛者,無論莊嚴形跡,只貴真實修行。

在家居士,不必定要緇衣道巾。帶髮之人,自可常服念佛,不必定要敲樵擊鼓。好靜之人,自可寂然念佛,不必定要成群做會。怕事之人,自可閉門念佛,不必定要入寺聽經。識字之人,自可依教念佛。

※千里燒香,不如安坐家堂念佛。
供奉邪師,不如孝順父母念佛。
廣交魔友,不如獨身清淨念佛。

寄庫來生,不如現在作福念佛。
許願保禳,不如悔過自新念佛。
習學外道文書,不如一字不識念佛。
無知妄談禪理,不如老實持戒念佛。
希求妖鬼靈通,不如正信因果念佛。

※辯融大師教導蓮池大師曰:「你可守本分,不要去貪名求利,不要去攀緣,只要因果分明,一心念佛。」

※大藏經所詮者,不過戒定慧而已,念佛即是戒定慧,何必隨文逐字,閱此藏經,光陰迅速,命不堅久,願諸人以淨業為急務。

※余下劣凡夫,安分守愚,平生所務,惟是南無阿彌陀佛六字,今老矣!倘有問者?必以此答。

※妄念是病,念佛是藥,久病非片劑所能療,積妄非暫念所能除,莫管他妄念紛飛,只貴在念佛精切。

※疾病之由,多從殺生中來,故遍重放生也。

※戒殺之家。善神守護,災橫消除,壽算綿長,子孫賢孝,吉祥種種,難可具陳。若更隨力放生,加持念佛,不但增崇福德,必當隨願往生,永脫輪迴,入不退地。

※世間至重者生命,天下最慘者殺傷。

※施皆有報,事匪無徵,載在簡編,昭乎耳目。普願隨所見物,發慈悲心,捐不堅財,行方便事,或恩周多命,則大積陰功;若惠及一蟲,亦何非善事。

※諸放生者,或增福祿,或延壽算,或免急難,或起沉珂,或生天堂,或證道果,隨施獲報,皆有徵據。然作善致祥,道人之心,豈望報乎!不望報而報自至,因果必然,辭之亦不可得耳,放生者宜知之。

※心大德深,其事何驗,蓋利他者菩薩之行也,以此行門助修道業,譬如船得順風,必得速到涅槃彼岸矣。淨業三福,慈心不殺實居其一。今能不殺,又放其生,既能放生,又以法濟令生淨土,如是用心,報滿之時,九品蓮臺高步無疑,普勸世人,幸勿以我德薄人微,而不信其語也。

※普勸世人隨所見生命發慈悲心,是捐捨世財,作斯方便。

※梵網以放生為常住法。常住者,金剛身,無量壽也。

※奉告諸人,父母在堂,早勸念佛,父母亡日,課佛三年,其不能者,或一週歲,或七七日皆可也,孝子欲報劬之恩,不可不知此。

※親得離塵垢,子道方成就。

※教人放生,使彼悟生生不息之理,而得金剛無量壽之身也。

摘錄自《修行語錄》 – 高雄淨宗學會輯錄

阿彌陀佛
合十

隨機演教

September 18, 2007 10:25 pm

蓮池大師 – 曹魯川居士 –  書信

曹魯川居士: 當今雖然是末法之時,然而眾人的根機,難道沒有利根、鈍根的差別嗎?有如釋迦世尊,為大迦葉、為憍陳如,他的說法是如此。為善財、為龍女,他的說法又是另外一種。《楞嚴經》中,二十五位聖人,各個證得圓通,而文殊菩薩所稱歎的,又是不一樣。正是所謂的昨日定,今日不定。又所謂說:我是空,而且又不是空;說:我是有,而且又不是有。這就是能夠善巧方便應機說法,而不專執一門為主。活活潑潑地,如水上葫蘆一樣,按了就轉動,限制不住它。假如像木樁釘住一點、守住一個洞窟,怎麼能夠利益人天大眾呢?我所期望的,希望尊者您,為凡夫大眾開示淨土法門,而遇到利根器的就直指最上乘的佛法,能夠圓融通達,不限制於一個立場角度。使得大鵬鳥和小麻雀,各自安適於自己的處所,這樣不是盡善盡美嗎?

蓮池大師: 其次,來信又說,應當隨著眾生的根機給予教化,為適合淨土的人說淨土,為適合華嚴的人說華嚴,此意甚妙。但是其中有兩個意義:第一、『千機並育』,千種根機的人都能夠得到教化,這乃是如來出現於世間的大事,並非敝人我所能作為的。因此曹溪六祖專弘直指人心的禪法,豈是六祖不能通達其他的教法?慧遠大師建立東林的蓮社,也不是只會接引鈍根的人。至於雲門、法眼、曹洞、溈仰、臨濟,雖然五宗同出於曹溪六祖之根原,然而其教授指導眾生的方式也稍有差別。各個門派祖師,施設不同的方便教法,本來就是這個樣子,沒有什麼好奇怪的,何況是像我這樣一個凡夫呢?如果隨便地學習古人,昨日定,今日又不定,散漫而沒有一定的師承,多變紛亂而不專一。名義上說是要利益眾生,實在是誤人子弟。何以故?『我為法王,於法自在。』只有法王才可觀察眾生根機給予不同的教化。我們自知是平民,卻要號稱國王,這就不可不謹慎小心了!

摘錄自《淨土聖賢錄易解》 (繁體) (简体) – 往生比丘第三之四

淨土聖賢錄原文

時雖末法,而斯人之機,豈無利鈍。有如釋尊為迦葉,為陳如,其說如此。為善財,為龍女,其說如彼。二十五聖,各証圓通,文殊所稱又如彼。正所謂昨日定,今日不定。又所謂說我是空,且不是空。說我是有,且不是有。此所以為善無常主,活潑潑地,如水上按葫蘆然。倘釘椿守窟,焉利人天。所願尊者,為大眾衍淨教,遇利根指上乘,圓融通達,不滯方隅。俾鵬並適,不亦盡善盡美哉。

又來諭謂宜隨機演教,為宜淨土人說淨土,宜華嚴人說華嚴,此意甚妙。然中有二義。一者,千機並育,乃如來出世事,非不肖所能。故曹溪專直指之禪,豈其不通余教。遠公擅東林之社,亦非止接鈍根。至於雲門、法眼、曹洞、溈仰、臨濟,雖五宗同出一原,而亦授受稍別。門庭施設,理自應爾,無足怪者。況不肖凡品乎。若其妄效古人,昨日定,今日不定。而漫無師承,變亂不一。名曰利人,實誤人矣。何以故,我為法王,於法自在。平民號曰國王,不可不慎也。

摘錄自《淨土聖賢錄》

淨宗祖師

June 7, 2006 9:51 pm

Website updates on:

淨宗初祖慧遠大師 | 淨宗二祖善導大師 | 淨宗三祖承遠大師 | 淨宗四祖法照大師

淨宗五祖少康大師 | 淨宗六祖延壽大師 | 淨宗七祖省常大師 | 淨宗八祖蓮池大師

淨宗九祖藕益大師 | 淨宗十祖截流大師 | 淨宗十一祖省庵大師 | 淨宗十二祖徹悟大師

淨宗十三祖印光大師